欢迎光临杭州久仙贸易有限公司


招商详情

4亿分红的酒鬼酒,拢不住经销商的信心?

发布时间:2023/9/8

  由于毛利率高、金融属性浓厚,白酒上市企业一直被看作是资本市场的“提款机”。

  根据征探君的统计,截至目前,目前A股20家白酒上市企业都已经发布了去年的利润分配方案或预案,共派发现金红利693.45亿元,其中茅五洋泸汾派发现金红利631.33亿元,占总分红的91.04%。

  8月4日,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(000799.SZ,以下简称“酒鬼酒”)发布了2022年度利润分配实施公告。以公司现有股份总额为基数,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3元(含税),共分配利润4.22亿元。

  去年酒鬼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.49亿元,此次分红占了去年酒鬼酒归属净利润的40.23%。

  尽管占比不小,对于实际控制人中粮集团而言,这笔分红也只算得上“蚊子肉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一季度,酒鬼酒的营收和净利润均呈现双位数下滑的趋势。这一背景下,酒鬼酒还能止住业绩下滑的趋势吗?

  股权几经更迭

  由于利润原因,在众多的白酒上市公司中,酒鬼酒的分红并不特别突出。按照控股股东中皇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皇”)持股31%的比例看来,此次中皇得到的分红大概为1.31亿元。酒鬼酒在分派公告中提到,中皇的现金红利将会由公司自行派发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中皇背后,酒鬼酒的实际控制人为中粮系。工商资料显示,中皇由中粮酒业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粮酒业”)持股50%,后者由中粮酒业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。酒鬼酒也在官网提到,2015年,中粮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粮集团”)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  事实上,在抱紧中粮集团“大腿”之前,酒鬼酒过得也挺波折。

  酒鬼酒由创建于1956年的湘西州第 一家作坊酒厂发展而成,此后经过几次更名,1996年公司改制为湖南湘泉集团有限公司。

  1997年,在经过湖南省政府批准后,由湖南湘泉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湘泉集团”)发起,以其所属湘泉酒公司、酒鬼酒公司、陶瓷公司3家公司的净资产折股投入,首次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,在深交所挂牌上市。上市之后,酒鬼酒一时间名声大噪,产品在全国迅速渗透。

  不过,由于盲目扩张业务和管理体制问题,1999年,酒鬼酒净利润开始下滑,收入增速也开始收窄。2000年,曾经把企业打造上市的原老厂长王锡炳意外离职,公司收入和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。

  2003年,湖南成功控股集团受让29%的股份成为酒鬼酒的控股股东。不过,由于湘泉集团控股期间,集团和上市公司划分不清晰,大量酒鬼酒资金遭到侵占。2002年-2003年,酒鬼酒连续亏损,一度面临退市危机,一直到2004年扭亏为盈才缓解了危机。

  然而,危机很快便再次降临。2005年,酒鬼酒控股股东抽逃了4.2亿元巨款,前三大股东股权被司法冻结,就连公司的土地房产也被债权人进行了司法查封或冻结,且因多次债务问题被告上法庭。2005年和2006年的连续亏损再度让企业面临退市危机。

  2007年,中皇公司(当时由国资委直管的华孚集团控股)通过司法拍卖、受让等途径购得酒鬼酒36.1%的股权,成为酒鬼酒控股股东。

 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。2012年反腐政策出台,“三公”消费”更是遭到严格限制。叠加当时出现的塑化剂风波,酒鬼酒2013年、2014年又连续两年出现亏损,再度面临退市危机。

  也是从2014年开始,华孚集团的主业陆续被剥离进了中粮集团。一直到2015年中粮集团成为控股股东,酒鬼酒才开始重焕新生。此后,酒鬼酒逐步开启复苏:完成重组改制工作、改善治理结构、消化资产。

  从高速“跃升”到业绩“跳崖”

  尽管抱上“大腿”,但对于实际控制人中粮集团来说,酒鬼酒所贡献的利润实在太小了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中粮集团是与新中国同龄的中央直属大型国有企业,以农粮为核心主业,聚焦粮、油、糖、棉、肉、乳等品类,同时涉及食品、金融、地产领域。截至2022年底,集团资产总额6956亿元。2022年,集团整体营业总收入7414亿元,利润总额228亿元。

  作为投资控股企业,中粮集团旗下拥有15家上市公司,其中我们耳熟能详的几家就包括蒙牛乳业、大悦城地产、现代牧业、中国圣牧、妙可蓝多、酒鬼酒等。

  其中,中粮酒业是中粮集团下属的专门经营酒类业务的专业化公司,业务范围涵盖国产葡萄酒、白酒、黄酒和进口葡萄酒、啤酒以及烈酒等多种酒类的生产、贸易和营销。而酒鬼酒正是中粮酒业平台下唯 一的上市公司。

  征探君惊讶地发现,从2015年(含)以来,酒鬼酒的年度营收和净利润均呈现增长趋势,公司营收总规模也从2015年的6亿元左右跃升到2019年的15亿元规模。而到了2022年,公司营收总规模已经超过40亿元。

  2022年6月,中粮酒业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、总经理兼酒鬼酒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王浩在股东大会上称,尽管酒鬼酒在中粮版图里占比确实太小了,但中粮不嫌酒鬼酒小,“按照我们既定的策略下去,未来100亿(销售收入)绝不是梦”。

  在白酒行业,“10亿?30亿?50亿?100亿”被看作是代表着不同梯队的门槛。酒鬼酒仅用了7年时间就实现了两个梯队的跨越,距离50亿门槛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然而,谁都没有想到,在经历了高速奔跑之后,酒鬼酒的业绩增速也开始面临严峻的考验。今年一季度,酒鬼酒共实现营业收入9.65亿元,同比大幅减少42.87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亿元,同比大幅减少42.38%。

  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。查阅发现,从2015年以来截至今年一季度的33个报告期中,只有两个季度的归属净利润的增速为负值。除了今年一季度,上一次还是2016年中报,酒鬼酒当年上半年归属净利润同比减少1.89%。

 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,酒鬼酒去年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的同比增速分别为86.04%和94.46%,业绩不是一般的好。

  从业绩高速增长到增速“跳崖”式下滑,酒鬼酒发生了什么?

  开始减退的经销商热情

  一个结果呈现的背后,往往蕴含着方方面面的因素。酒鬼酒的业绩滑落,也不单单是由于短时间的一两项举措所影响的。这背后首要的一个关键因素就在于经销商。

  对于一季度业绩增速的大幅减少,酒鬼酒在今年5月接受投资者调研时坦言,一方面,2022年一季度公司业绩基数较高;另一方面,公司今年因为费用改革,降低了渠道端的投入,短期对回款有些影响,但这是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的。

  海通证券点出:“公司实施渠道改革,将70%~80%的渠道费用都转移到消费者动销和激励活动,影响到了经销商的积极打款信心。”加上2023年春节后消费趋势恢复缓慢,渠道去库存慢于预期。

  说得再直白一点,酒鬼酒为了刺激终端销售所采取的种种促销活动,在很大程度上分掉了经销商的部分“蛋糕”。而这也导致经销商的热情有所减退。

  酒鬼酒渠道改革的背后透露出一个无奈的现状:渠道库存水平太高了。而这不得不倒逼酒鬼酒帮助经销商去库存。

  财报显示,2019年-2022年,酒鬼酒公司库存量由3460吨攀升到了7375吨。其中,内参系列的期末库存量为1347吨,甚至超过了当年的销售量1147吨。

  库存压力过大也意味着两个不可避免的现象:一个是价格倒挂,一个是经销商窜货。

  今年7月,酒鬼酒副总经理王哲在2023酒业创新大会上提到,中国所有白酒经销者或者所有卖白酒的商贸公司、商户,最近半年到一年时间对销售白酒的心态发生了变化。其背后的原因,就是价格出现问题导致经销商没有利润,从而对未来没有信心。

  谈到窜货,王哲称现在企业的窜货、倒货、低价90%以上来自线上,“线上非常难治理”。

  所谓窜货,是指经销商跨过自身覆盖的销售区域进行产品跨地区降价销售,以求得更大的利润。窜货带来的最直接影响就是产品市场价格的混乱。

  根据权威媒体报道,今年4月,酒鬼酒旗下的湖南内参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(由经销商出资成立,酒鬼酒负责管理)发布了《关于加强52度内参酒市场秩序的通知》。《通知》显示,为稳定市场秩序,在吉首市、高桥及百荣批发市场被查窜货的产品,将按照相关制度进行两倍罚款。

  此外,今年3月,湖南内参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对终端销售进行了价格的规定,要求经销商最终销售的成交价不得低于960元。

  不管是严控价格还是打击经销商窜货,都可以看出当下酒鬼酒对于消化库存的急迫性。事实上,消化库存已经成为今年以来白酒企业普遍面临的严峻问题。希望此时“刮骨疗毒”的酒鬼酒,能够顺利化解库存压力,不然现在出现的利润增速下滑,很有可能只是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第 一块。(文章来源:中国白酒网)